我的艺术经历独特、全面:从小时候的“苏派”、“文革美术”……到八五新潮的“理性”、“大灵魂”、“反艺术”、“实验水墨”其间还进行文学和电影理论的创作、研究,其中最重要的是从一九八六年就着手的“纽式艺术”和“‘第七代’影视学”及今天的“象象主义”。

长期以来,我不断探究:我们喜不喜欢、接不接受、有没有真正的抽象艺术?大家知道,大多数人的潜意识都是“这画像不像?”抽象画,特别是“极简主义”,真让大多数讲实惠、讲政绩的小人物、大人物们受不了:那画里啥也没有、啥也不是啊!如此看来,很多人是不大可能接纳,至少是不大喜欢抽象艺术的。

大约在前年相继有了“极多”、“极繁”抽象画展,看!现在是有了抽象艺术,但也要“多”、“繁”才可以。

但事情似乎有转机:鼠标一点,电脑已浮显许许多多土产的抽象作品。且不论这些是投机倒把?应运而生?与时俱进?毕竟抽象艺术可以“上山下乡插队”了。

我们的绘画系谱是:写实、写意、意象、抽象等类型。其中“意象”的提法是不准确的,“意象”是象征主义的修辞手法,含隐喻、暗示的意思,其实叫“土产表现主义(其实质还是表现主义)”最合适。这“表现主义”中,有“形”清晰一点的,也有“形”朦胧的,这“朦胧”引起了我高度重视。

“高度重视”使我不停断地深入思考,它和潜意识暗合着告诉我:还有一种能够普通共鸣的艺术样式存在。人们常常讲“像不像”最明显体现在:在绝大多数的旅游景点总有书本或导游解说,这山象什么,那树又像什么,而且总能编排戏剧性故事。

这种“审美叙事”在书法艺术和民族舞蹈中也不胜枚举。

在民间的艺术审美经验最常接触到的“像不像”,其内里的标准不是西方审美双塔“具象”、“抽象”,它应该是归属“中庸”,可以叫“中象”,这是我刚开始想到的概念。

但经过不断思考、推导,我觉得“象象、象象主义”是我想要的直接、概括、准确又令人印象深刻的概念。

因为与“像不像”有关,本应叫“像像主义”,但“像”容易让人误解为“具象”;可以叫“像象主义”或“象像主义”,但像、象二字的前后关系真令人左右为难。“象形”、“象征”都是“象”(形状;样子)这个字,我想叫“象象主义”好!二字复制,既有“当代性”又琅琅上口,并且和“达达主义”呼应结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