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维教授是甘肃省镇原县太平镇人。他是当代著名的学者,有深厚的国学功底,在书学、文学等领域有很高的造诣,出版有《张维书法作品选集》、《张维书法》、《张维行草书法艺术》等著作多部。张维先生还是一个有着多方面艺术才能的艺术家,他精于诗词对联创作,擅长传统写意画。他是当代蜚声海内外的著名书法大家,他于书法各体兼通,而汇总到行草书,以东晋书风为宗,博采周金汉石、碑刻法帖的长处,形成自己飘逸而沉稳、刚健而温润、灵动而厚重的独特艺术风格。

每个人对自己喜爱的东西都有自己的理由,清风明月、心灵和谐、恬淡静雅。相同的文化气息,不同的情感享受。守望中国书画艺术鸿卷,仰慕齐书法大师沙孟海和徐悲鸿等名家大师们倾毕生精力情感呈献后世的无尽艺术魅力和巨大精神财富,即便穷尽所有语言也难以详述其独有的妙致神韵,欣赏每一幅作品都是与艺术大师进行心灵的沟通与对话。

中国书法艺术作为世界优秀文化中的瑰宝,始终被国内外众多喜好书法和收藏人士所青睐。出于对中国传统文化的热爱,带着崇尚,怀着敬意,穿过道路两旁尽是葱郁古槐的胡同,我们再次走进了蜚声全国的甘肃庆阳肌著名书法家张维先生在西安北郊的寓所。从张维教授数十年如一日耕耘中国书法艺术丝毫不为外界所扰的那份专注、那份执著中,从张维教授的日常生活饮食起居所守的那份简约、那份平凡中,亲身感受张维老师超然豪放、虚怀若谷的精神世界和天人合一、物我两忘的终极情怀。

提起张维教授自然会想起他震惊书坛的巨幅力作“苏东坡《念奴娇·赤壁怀古》”和气势磅礴的书法立轴“水通南国三千里,气压江城十四洲”李清照《题八咏楼》,想起他为人品性的豪放不羁和德艺双馨的精湛修养,想起注礼斋“梅花带雪飞琴上,柳色和烟入酒中”如“月色书声”般的融融意境。专家评论,张维先生书法作品真正艺术价值,不仅体现在艺术本身,更是体现在艺术之外。天道酬勤,大象无形,融清新豪放于一体,兼大气飘逸而天成,呈排山倒海之气势,有行云流水之神韵。

张维教授在文化、教育、文学等领域均有作为,特别是在中国书法艺术方面有着极高造诣,具有深厚的文化积淀。长期的书画创作体验,加之对中国传统文化的深刻理解和对中国传统文化的情有独钟,使得张维先生对广大群众和自然古典有着一份特殊的情感。“越是自然的,越是艺术的。越是民族的,越是世界的。我是为最广大的人民而创作。”这正是张维教授的艺术创作之源。

在张维教授的书室里,还精心珍放着两件已显陈旧但对张维教授具有特殊意义的物品。一件是一张照片,那是张维教授和他的父亲张德源的合影。一件是一个砚台,那是著名书法家沙孟海曾用过的。“静里远怀千古事,意中常满十分春”,不论凌晨深夜,还是品茶席间,张维的书案随时处在可以工作的状态,以待它的主人抒情运笔,泼墨挥毫。

忆起在甘肃镇原农村生活时每年的春节,那是张维先生最辛苦也是最令人感动的时候。远在几十公里之外毫不相识的农民都会跑来,希望能够请张维帮助题写春联。“那是朋友乡亲们对我的信任和认可,能够为广大农民做点实事说点真话,再苦再累我也感到高兴!否则我将愧对大家对我的勉励、关心和希望!”张维一直这样以实际行动,影响并感动着身边的人们。

“无情岁月增中减,有味诗书苦后甜”。回想十几年前,我与妻子一起陪同张维先生和她的夫人李玉莲在苍翠如黛的翠华山山下,泛舟碧波涟漪的湖面,仿佛置身于淡淡写意的山水画卷。多年以来,一直被张维先生书法艺术所独具的墨香书韵所浸染。我为能够拥有张维教授这样和蔼可亲的忘年挚友而深怀感激。

张维教授怀着对中国书法艺术的眷眷深情和深深厚爱,始终坚持的是一种内在的和谐,注重探求对人类终极关怀的思考。这是贯穿张维教授整个书法艺术创作之灵魂,也是使得人们得以内心的宁静、人性的恢复以及善良的归宿之根本。继承前贤而导引正统,章法严谨而大气酣畅,洒脱疏朗而朴实雅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