永琳君大鉴:来信收悉。感谢您对我在远集坊会上发言的肯定。同马克思所说的未来“自由王国”相比,我们当今各项细密分工,虽然有利于事业专攻,但在很大程度上束缚人的自由创造。像达·芬奇那样伟大的全面天才,也只有文艺复兴时期“人”的空前解放才能爆发出如此巨大的光辉。

近日参加北京日报与日本白扇书道会第三十五次书法展,谈到:在中国称为“书法”者,在韩、日为“书艺”“书道”,本体是一样的,不以此区分民族特色。书法家不以“技”眩人,不要成为“会写字的工具”。由“艺道并进”通向高境界。顺此,供千虑之一得。

您身据要津,与书界同仁友善共进。祝取得更大成就。即颂

文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