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想起北大的“未名诗社”,来自各科各专业的文学爱好者,在学生社团里相互砥砺,终于形成为之骄傲的未名湖“北大诗人群落”;又想到北大的大学生书法社,当时来自国际政治系的白谦慎,来自汉语史方向的曹宝麟,来自图书馆系的华人德,现在也是响当当的书法家和美术史书法史学者。

现在看到一些社会问题,仔细想想都想笑,一群复杂的人,出问题都出简单的问题,偏偏又具备“简单问题复杂处理,复杂问题简单处理”的良好习惯,比如“《大学美术》呼之欲出”一样,素质教育本来是一个复杂的问题,以为开一门课就解决了,那《大学音乐》《大学戏剧》《大学建筑》呢!

相信想做一件事,我们可以找到一万个做的理由,比如我们要在非专业院校开设《大学美术》公共课。“为了让更多的大学生拥有更丰富的生活与五彩的世界,为了让他们更多体会人类的经验,为了让他们获得更好的直觉敏感与视觉感悟,为了充分激发他们的想象力与创作力。《大学美术》公共课应运而生,不可或缺,不可替代。”(顾平)谈到“五彩的世界”与“人类的经验”的话题,我也替自己急,每次走进顶级的博物馆与好的美术馆,或翻开书阅读经典,只觉得自己理解能力和阅读储备不够丰富,没法更多享受和体会人类优秀的经验,就如一顿美食放在你的面前,你缺少品尝的能力;看美术作品就如视觉的弱视一样,眼睁睁看着优秀的作品有粗有细,扑得再近相信只能感觉到万分之一,或者享受一下热闹之后的愉悦罢了,虽然我也可以在欣赏课上,对一张作品道上半个小时的前后左右,我仍然相信经典试图告诉我们的还要更多。这时,我暗自庆幸,虽然混迹美术教育战线多年,并没有被世俗的飘荡影响,仍然保持着对未知世界的好奇心,相信人类优秀的经验永远比个体的所知要丰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