图为重庆民间博物馆之一的巴渝名匾文化艺术博物馆馆藏一角。马岩岩 摄

刚过去的五一假期,来自海南的网友在微博上发布的一条视频被“刷屏”。视频中显示的是重庆一处类似防空洞的场所,里面古代匾额林立,每一块匾额背后都有耐人寻味的故事。然而门可罗雀,没有游人。网友吐槽:在到处人满为患的景点,难得还有这样有底蕴但清净的地方。

这个地方叫“瀚匾园”,其实是重庆一座民间博物馆。

每年5月18日为国际博物馆日。提及博物馆,不少人会先入为主想到“大型”“气派”“豪华”“雄伟”等惯有印象。事实上,还有一种博物馆,没有人山人海的参观者,也没有警卫森严的安保,可能只是一座宅院或者一间屋子,但其中藏品或许价值连城。拥有者不是某个公立机构,而是某个人——这种属于一个人的藏宝库,被称为“民间博物馆”。在重庆的山水之间,隐藏着众多民间博物馆,尽管小众,不乏传奇;缺乏资金,仍顽强生长。

民间博物馆再入公众视野

此前不久,民间博物馆进入公众视野,源于一篇名为《少年Ma的奇幻历史漂流之旅》的文章。作者将在河北翼宝斋民间博物馆的游览见闻,在博文里娓娓道来,引发热议。

因为这篇博文,网友将关注的目光重新投向民间博物馆,也记住了“翼宝斋”的名号。当然,是记住了骂名。这座民间博物馆的众多赝品令作者“大开眼界”,也“惊叹不已”。博文字里行间处处可见吐槽语句。事实上,更早时候,著名收藏家马未都就曾在博文中点评过翼宝斋——“这家博物馆藏品多,国家博物馆的汉陶说唱俑,他那里是银的;宋代五大名窑他有四个展柜;直径1.7米釉里红元代大盘,能颠覆中国陶瓷史……”

在中国各个城市,民间博物馆已成为一道风景。一些城市甚至把这些带着浓郁私人化标签的地方列为旅游热门地。

比如,成都市大邑县的建川博物馆,就是一座有名的民间博物馆。每天都有游客来此参观。再比如,有着“中国民间博物馆之乡”美誉的昆山锦溪古镇,曾被沈从文喻为“睡梦中的少女”,最多时曾聚集10多座各式各样民间博物馆。据不完全统计,截至2018年3月,中国现有博物馆4826座,民间博物馆仅占10%左右。

虽然数量不少,但近几年,不少民间博物馆越来越不受关注。人们更愿意将旅行目的地设为那些名声更响的大型博物馆。所以,当民间博物馆因为翼宝斋的出现回到人们视野中时,其回归未免也带几分“黑色幽默”。

最终,这篇引发争议的文章让翼宝斋得到的是“撤消注册证,闭馆整顿”的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