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标题:梅洁楼藏于非闇《花鸟册》现身中国嘉德春拍

于非闇(1889-1959) 花鸟册 设色纸本 册页(8开) 丁亥1947年作 30×37cm×8

展览:

1."方寸之间—梅洁楼藏手卷册页",嘉德艺术中心,2017年11月7-22日。

2."方寸之间—梅洁楼藏手卷册页",元创坊(香港),2018年3月24日-4月5日。

题识:

(一)丁亥初冬,拟赵子固筆,非闇。钤印:于照、我思古人

(二)宋徽宗写竹,一色焦墨,其丛密处微露白线,此法不传久矣。徽宗写生珍禽图卷写竹凡四段,苏合油墨,千载如漆,因用其法制此,丁亥冬,非闇。钤印:于照、大观

(三)丁亥孟冬写滇南鹤顶红。非闇。 钤印:于非盫、雕青嵌绿

(四)故宫御苑牡丹多数百年前物。予每喜写之。此名昆山夜光,在摛藻堂前。丁亥孟冬并记于玉山砚斋。非闇。 钤印:于照之印、非闇、乐琴书以消忧

(五)太液池白莲在琼岛之北,静心斋前。他处无有也。此今夏泛舟所得画本。丁亥冬,非闇。 钤印:于照、于荷

(六)香山红叶冷而弥艳。丁亥孟冬写于玉山砚斋。非闇。 钤印:于照、大观

(七)濯锦江芙蓉,友人以数枝见贻,戏写一枝。丁亥冬,非闇。 钤印:于照之印、非闇、蓬莱于氏

(八)故都水红萝菔味既甘冽,色尤艳美,四时皆有。予每喜写之,络纬亦故都所珍,冬煴而生,纳怀袖间。丁亥冬试吴昆山所制紫毫。非闇并记。 钤印:于照、非闇、壮夫不为

于非闇品行修养高雅,工笔花鸟堪称一绝。他注重汲取传统精华,在古典中寻找启发,于颠簸沉浮的岁月中和颜静志,保持着旧式中国名士的优雅和体面。于非闇的花鸟,神韵直追明末陈洪绶,溯源宋元,着力于宋徽宗赵佶。作为拟古圣手,其临宋徽宗《写生珍禽图卷》一成不差、背临《金英秋禽图卷》形神俱得,游刃有余。于非闇曾任职于故宫古物陈列所工作,专事临摹研究,亦曾专程到沈阳故宫临摹黄筌《写生珍禽图)及赵佶《瑞鹤图》。

自古以来人们对花鸟画要求“活色生香”,对禽鸟画要求“活泼可爱”。于非闇曾在专著《我是怎样学习工笔花鸟画》中写道:花鸟画要它尽态极妍、神形兼备,也要它鸟语花香、跃然纸上。北宋的花鸟画“形神兼备”,有“高韵”有“气骨”,“妙造自然”的花鸟画,它是周密不苟“师造化”的结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