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大千亲自下厨

古人云:君子远庖厨。清高耿介的文人往往不屑于谈吃,认为那是俗事,谁听说过颜真卿谈吃,文天祥谈喝,傅雷说如何喝酒呢?只有鲁迅似乎与许广平恋爱之时,冒充了一次大酒量,佯怒红脸,被俏皮的女学生善意得嘲笑,反结了一段姻缘。文人认为吃饭是鸡毛蒜皮的琐事,何足挂齿,实则失却了人生的一大乐趣儿。

孔子在齐闻《韶》,三月不知肉味。可见当时的肉是美味儿,“食不厌精,脍不厌细。”是夫子的饮食之道,可见他非常重视日常饮食,不忌讳自己是个俗人。苏东坡爱吃是出了名的,不仅亲自下厨,更写了无数美食之诗,有才又有趣儿;陆游诗词里不仅有铁马冰河,也有“天上苏陀供,悬知未易同”的葱油拌面,更是写了一百多首烹饪诗。张岱、李渔、袁枚,乃至沈三白,自不必说,将美食与四季养生结合在一起,写出活色生香的诗话,为后人艳羡。《金瓶梅》、《红楼梦》里的吃物更是名目繁多,令人垂涎,想必兰陵笑笑生、曹雪芹也都是美食家;梁实秋有“雅舍谈吃”的专著,被台湾女士奉为可以操作的“食谱”;当代汪曾祺将各地的小吃写得鲜活靓丽,如在眼前。

画坛里爱吃的人林林总总,最有名的一位,不仅画画得好,艺术造诣颇高,人品更赞,从不“文人相轻”,而且将吃奉为人生最高的艺术,无人出于其右。没有谁,他就是爱美人、爱艺术、爱美食的“川人”张大千,古今中外一大有趣儿之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