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93年 广州首届“中国艺术博览会”招贴画。

陈穆之《构成第374号》。

陈文骥《牛仔裤·人民币》。

郭怡孮《红杜鹃》。

何海霞《高山流水》。

靳尚谊《人体像》。

石虎《窟灵图》。

王雪涛《万紫千红》。

卫天霖油画。

吴作人《骆驼》。

张仃《柴门深》。

本文作者邵剑武。

编者按:此篇文章为人民日报美术副刊主编邵建武写于1994年,主要针对1993年11月25日在广州举办的中国艺术博览会有感而发,此次艺术博会出师不利,铩羽而归,邵建武针砭时弊,深层发掘其中失利缘由。由此反观当下艺术品市场有异曲同工之处,遂再推此文,对当下亦有深刻的现实意义。

(原载《开放》1994年第5期)

邵剑武前记:

此稿原系《美术》杂志约稿,因为“比较尖锐”而被退回,后投新华社上海分社主办的《开放》杂志发表。第二届中国艺术博览会没有邀请本记者参加,因为“批评了他们”。新华社记者的“待遇”尚且如此,可见批评性报道之艰难。

在中国,艺术博览会并不是件新鲜事,这几年来,以博览会名义进行的艺术展卖活动有好几起,但是,真正以标准的博览会形式、完整地引入市场机制进行,则是非去年(1993年)11月25日在广州中国出口商品交易会馆举行的中国艺术博览会莫属。

然而,首届中国艺术博览会出师不利:主办单位中国文化艺术总公司亏损几十万。参展国内外美术机构无一赢利。入场艺术家或人疲财损,铩羽而归,或邀人捧场,花钱买了一声吆喝……

难怪生发于中国艺术博览会开幕之前的议论至今依旧沸沸扬扬,贬之,褒之,亦贬亦褒之,甚或冷嘲热讽之……

首届中国艺术博览会从一开始就不到位。

余下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