鸡是人类最亲近的家禽。古人非常重视鸡,称其为“五德之禽”。《韩诗外传》说,它头上有冠,是文德;足后有距能斗,是武德;敌在前敢拼,是勇德;有食物招呼同类,是仁德;守夜不失时,天时报晓,是信德。因此,人们过年时不但剪鸡窗花,而且也把新年首日定为鸡日。

明清时代,鸡的形象大量出现在瓷器纹饰中,成为这一时期瓷器的主要纹饰之一。明永乐、宣德之后,随着彩料和彩绘技术的不断提高,昂贵的彩绘瓷更加流行,最具代表性的就是成化斗彩。斗彩是釉下青花和釉上彩色相结合的一种彩瓷工艺。成化时代,斗彩器的颜色不但品种多,而且能根据画面内容需要进行配色。这些因素使得羽毛色彩繁多的鸡,能够被栩栩如生地表现出来。以最负盛名的成化斗彩鸡缸杯为例,表面绘有五只子母鸡,轮廓线由青花勾勒,内填红、黄、绿、墨等颜色,整个纹饰新颖,描绘精湛,色彩逼真。

据悉,鸡缸杯在古代一直享有盛名。明万历《神宗实录》曾记载:“神宗时尚食,御前有成化彩鸡缸杯一双,值钱十万”。无论器型、工艺还是色彩、绘画,鸡缸杯都非常精致,足以代表明代的制瓷水平。

人们赋予鸡许多动听的名字,因鸡能报晓,《庄子·齐物》称鸡为“司晨”;因僧房寺院的和尚食素,讳言鸡,称鸡为“钻篱菜”;鸡鸣叫时声音清脆,隔窗也能听到,晋人称为“窗禽”;唐武宗爱鸡,绘《十玩图》,封鸡为“长鸣都尉”。

由于鸡与“吉”谐音,于是鸡与吉相联。此外,鸡又是家禽类中惟一纳入生肖属相的动物。鸡虽然平凡卑微,却对人类一直默默奉献着自己。

提到古瓷器中的斗彩,许多人自然会想到明代成化斗彩鸡缸杯,它的名气最为响亮也弥足珍贵。自从那只玫茵堂珍藏的明成化斗彩鸡缸杯,于今年4月8日在香港苏富比重要中国瓷器及工艺品春拍上,以2.8124亿港元成交价刷新中国瓷器世界拍卖纪录之后,喜欢收藏的、喜欢喝茶的,以及普通百姓,对成化斗彩以及成化瓷的津津乐道不绝于耳。在1949年,香港大收藏家仇炎之先生拣了个大漏,以1000多港币买了一对成化斗彩鸡缸杯,一时传为藏界美谈。1980年,仇先生逝后,他的这一对儿小杯却掀起了收藏界的惊天巨浪。当年,他的后人将它们送上香港苏富比拍卖会,结果一只拍了418万港币,另一只拍了528万,刷新当年中国瓷器的成交纪录。后来,528万的那只被大英博物馆收藏,而另一只在1999年的苏富比拍卖会上以2917万港币成交,再一次刷新当年纪录,成化斗彩名声大噪,成为历代官窑之魁首。人们对它热捧到什么程度?即使是一件残品的成化斗彩天字罐(底款为一青花“天”字),也在2001年伦敦苏富比上拍出合人民币1130万的高价。

然而,鸡缸杯也好,天字罐也罢,它们存世量极少,鸡缸杯在故宫,台北故宫少有收藏。成化斗彩中最为珍罕的是大收藏家孙瀛洲先生捐献的三秋杯,全世界只此一对,绝无二双,比鸡缸杯还要珍贵,堪称故宫博物院的镇院之宝。

烧制斗彩瓷器先用青花钴料在瓷坯上双勾画出图案纹样,然后入窑,用1200℃-1300℃的高温进行第一次烧制,烧成取出后在釉上填入彩料,再入窑用900℃的低温进行第二次烧制而成。斗彩以成化朝最为著名,此时的瓷器造型珍珑奇秀,胎质细润晶莹,色调柔和宁静,绘画谈雅幽婉。以其轻盈秀雅的风格独步一时,没有永乐宣德瓷器的大气派,而是追求中小作品,追求赏心悦目,特别讲究线条美,使后人对成化斗彩有极高的评价,收藏界有“明看成化,清看雍正”的说法。

成化斗彩瓷釉色青中泛灰,胎薄如蝉翼,成化斗彩的轻薄是出了名的,薄到什么程度?拿过瓷器后,指纹都能从背面看清楚。杯上绘有山石、兰花和小草,几只蝴蝶在蹁跹起舞,栩栩如生。最为特别的是,其中蝴蝶翅膀上所施的紫色,色如赤铁,虽艳丽但表面干涩无光,这恰恰是成化斗彩独一无二的特征,后世数朝仿成化斗彩只紫彩一处无法仿效,行内把这种紫彩叫“姹紫”,实际也就是“差紫”。孙瀛洲对姹紫的描述是“烧造时差异的色疵”,说白了就是工艺不到,估计当时的工匠对紫色的配料与烧造没完全掌握才烧成这样,后来的工艺水平提高了,反而摸不清当年的“差紫”,是怎么“差”出来的!后世无法仿出成化斗彩的另一重要原因是胎土。当年斗彩是用景德镇的麻仓土烧制而成,胎体形成一种特有的牙黄色,这种原料到成化以后的弘治初年就已用绝了,人们只能望瓷兴叹了!

成化斗彩姹紫鸡缸杯底款就是大名鼎鼎的“大明成化年制”六字,字体肥,笔道粗,柔中含刚,遒劲有力,给人一种宁拙勿巧、以拙取胜之感。成化瓷的底款和明清各朝的大异其趣,一反规整、严谨的风气,显得十分随性、稚拙,乍看起来,犹如孩童所写,故又被称作“婴儿体”。有人认为它是成化帝亲笔书写,根据就是这个款识风格在所有成化器上都如出一辙。孙瀛洲先生曾编成六句歌诀来辨识此款:“大字尖圆头非高,成字撇硬直倒腰。化字人匕平微头,制字衣横少越刀。明日窄平年应悟,成字三点头肩腰。”可见书写者之洒脱不羁、信手拈来。

此成化款姹紫斗彩鸡缸杯,高3.7cm,口径:8.3cm,釉色青中泛灰,胎薄如蝉翼,小杯上宽下敛,斜壁含蓄,敞口圆转,卧足雅致。瓷胎雪白细腻,釉料均净莹亮,薄如卵幕,润若琼玉。外壁淡勾青花,以黄、深浅草绿、矾红二种等敷色填廓,通绘子母鸡图。一面见公鸡红冠紫尾,昂首高鸣,一母率三雏紧随其后,觅食于野地,牝鸡羽翅朴色,凝神啄食,幼雏玩耍,一稚振羽立母背上。另一面雌鸡觅得红翅昆虫,雄鸡回望,幼雏追看,左方另有小鸡一双,草丛前后捉迷藏。则面最为特别的是所施的紫色,色如赤铁,虽艳丽但表面干涩无光,这恰恰是成化斗彩独一无二的特征,后世数朝仿成化斗彩只紫彩一处无法仿效,行内把这种紫彩叫“姹紫”,实际也就是“差紫”,姹紫枝叶茂密,皆自青花寿石而出,发色淡雅恬静,浅青柔绿甚相宜。底署成化六字双行双方框款。釉聚卧足,蓝款略蒙胧。成化瓷现今绝迹,如今复见,极为难得。

此杯上以或淡雅或浓艳的色彩描绘了母鸡图景,纹饰绘画线条简练,犹如一幅美丽的图画,充满自然气息和生活情趣。成化斗彩鸡缸杯为明代成化皇帝的御用酒杯,烧造时因帝王之家的高要求,成品率不高,上品供奉宫廷,次品则被销毁,因而流传到民间的数量极少。在古代瓷器收藏家之中就已经流传这样一句话:“宁存成窑,不苟富贵。”另在《万历野获篇》中则有“成窑酒杯,没对至博银百金。”成化官窑瓷器受人追捧程度可见一斑。

自明代以来,鸡缸杯便被视为千金难买。成化鸡缸杯曾于1980及1999年拍卖,均刷新中国瓷器世界拍卖纪录。类似在1999年在香港苏富比上拍出2917万港元,刷新了中国瓷器世界拍卖纪录。鸡缸杯,即饰子母鸡图之盛酒小杯,环绘公鸡偕母鸡领幼雏觅食。子母鸡图,早兴于宋朝,然画于瓷上,则从成化开始。由于鸡缸杯色彩缤纷鲜明,绘画率真可人,被业内称为神品。如今出现在深圳鑫宝源艺术品公司,经专家鉴定,实属罕见,收藏价值极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