央视网8月1日消息(记者 钟亮)据悉,耕仁美术馆位于首尔仁寺洞中心的韩国驸马府旧址,曾是朝鲜时代官府和贵族们聚集的地方,是一个现代与古典相互融汇的文化艺术空间。驸马府作为完整遗留下来韩国皇家建筑其份量仅此于韩国皇宫。

就算没有走遍世界,但汉城驸马府,一定是侠客们最想居住的地方,因为,那里有几乎完整的明代中式建筑!座落在那里的耕仁美术馆茶室,是最正宗的明代遗物,这几乎是韩国唯一一个遗留下来而且还在正常营业的中国式茶馆。

徐松波,天津美术学院副教授,唐风系列作者。除去艺术家的光环,他更是一个用艺术还原历史的真正学者、思想傲游画布的虔诚行者。2018年8月1日,一个展示真正东方文化的画展在这里开幕。东方,是我们华人的命脉,而且一直在我们灵魂深处!

徐松波作品《梦里乡关》

徐松波多年以来一直创作以唐风为主的作品,他的作品中你会看到天马行空、肆意傲游的思想,能窥到唐人背后的航母,能领略经过雕琢的历史,能感受西行的末日洗礼,能遇见最真实的历史。这也刻画了一个艺术家寻找自己眼中美的道路。早在中央美术学院壁画系读研期间,徐松波就曾沿着大同云冈石窟,龙门石窟,西安霍去病墓,天水麦积山石窟,嘉峪关魏晋墓壁画群,敦煌莫高窟,至新疆克孜尔石窟,至巴音布鲁克,至乌孙……这样的一条西行路线多次行走,并画下了大量的手记。他曾徒步体验过戈壁、大漠、雪山、草原等西部山川地貌,曾追寻过玄奘西行在中国境内的大部分路途,也曾去过河南偃师县缑氏镇陈河村,探访玄奘的出生地……每次行走的痕迹都显示在他的作品上。

徐松波和他的作品《霜河》

徐松波对记者说:“唐朝是一个极为鼎盛的朝代,整个东方都在不同程度受到汉唐文化的洗礼,这次东方展也是想借助这样一个机会,向大家展示一个他脑海里的东方。”作品上很多细节都源自于对历史的考证,多年来大量文献的整理和对文物的考证,让画作中关于历史的细节都有据可查。

天马行空的想象和真实历史的碰撞

当记者问到为何选择来这里办画展的时候,徐松波离开了我们的视线,从远处拉来了一个穿着运动服身体微胖的男人,他介绍说:这位先生是皇甫江,这次画展是他策划的。皇甫江曾经被称为中国刀剑收藏第一人,新《三国》电视剧兵器总顾问。而今的他更多的时间是游走于世界各地,寻找兄弟情谊。这个怎么寻找呢?在采访中皇甫江对我们讲了这次展览的原委:“耕仁美术馆的二位馆长都因兵器与我结缘。多年前馆长就已经是韩国最大的古兵器收藏家了,而徐松波又是将我引进传统弓领域的指路人。大家既然因为兵器而结缘,索性就一起做点有意思的事情。三年前徐松波就曾来到这里鉴定美术馆里收藏的古画,从那时起就已经开始了这次展览的策划,历时三年,终于在今天完成夙愿。而背后更多的是希望中、日、韩之间的友谊能通过艺术交流的形式共同走的更远。” 经过皇甫江这样一番讲解之后我们才了解到这次画展背后的故事。

皇甫江、徐松波、李泰焕、琴奇烨

耕仁美术馆总面积约为500坪,由室内展厅、室外展示场、韩中日古兵器博物馆——御剑堂、明式传统茶院4部分构成。这里融合了韩屋的古典美和现代建筑的简约美,将东、西方作品一次性展现在大家的眼前。耕仁美术馆不仅是传统和现代相结合的文化场所,同时也是艺术家们的展示空间和互动场所。所谓“曲径通幽处,禅房花木深。”穿过仁寺洞熙熙攘攘的人群和林立的高楼,拐进一条幽深僻静的小巷,一座古朴静谧、精致婉约的庭院就展现在我们眼前。这里曾经是朝鲜时代末期的政治家——朴泳孝的故居。当传统的民族建筑渐渐从我们的视线消失时,以传承韩式房屋与庭院建筑艺术为代表的耕仁美术馆几乎完整的保留了中国明朝时期韩国房屋的建筑风格。

隐藏在高楼大厦中的明代建筑“耕仁美术馆”

这里的馆长和画家徐松波都和皇甫江以兄弟相称,而云游四海的皇甫江凭借自己的那份兄弟情谊,就这样把一批画室里的作品搬到了首尔的中心。而他的目的只有一个——高兴。这次展览没有任何商业运作,就是想把一组具有东方味道的艺术在东方人的视野里边好好的走一走。无论是过去还是现代中、日、韩的文化一直融会贯通,这次展览也是用一个东方的概念,真正的把我们这些东方人联系在一起。最后引用丘吉尔的一句话结束了今天的艺术之旅:“你能看到多远的过去,就能看到多远的未来 “未来他们还计划在日本和蒙古草原继续这次唐风的东方行。(记者 钟亮)